谁是资源暴跌最大受益国

随着原油和金属等资源价格走低,由生产国到消费国的收入转移正在加速。

随着原油和金属等资源价格走低,由生产国到消费国的收入转移正在加速。

随着原油和金属等资源价格走低,由生产国到消费国的收入转移正在加速。如果最近的价格低迷在2016年整年持续,日美欧和中国等的贸易收支改善金额将达到1.1581万亿美元。原油价格暴跌引发了金融市场的动揺,但在资源依赖进口的国家,也将产生增加企业和家庭收入的一面。不过,有观点指出,收入得以提高的情况仅停留于发达国家等,越来越难以产生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效果。

日本经济研究中心根据联合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的数据,针对与资源价格趋于走低之前的2013年平均相比、各国资源进出口额在2014-2016年如何变化进行了估算。除了原油之外,还将食品和金属等约40种纳入范围。自2015年下半年起,资源价格走低加速,2016年的收入转移额有望达到最大规模。

例如,作为原油期货指标的WTI(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)2015年底为每桶37美元,比2014年初下降了60%。进入2016年以来,一度降至30美元左右。据IMF统计显示,即使从资源整体来看,2015年12月价格与2014年1月相比也下跌了一半。

贸易收支改善金额中国最大

有望由生产国转移至消费国的1.1581万亿美元相当于日本的贸易总额。进口额减少、贸易收支得到改善的是日美欧和中国等亚洲各国。其中贸易收支改善金额最大的是中国,达到37.9万亿日元,其次是欧元区,也达到31.7万亿日元。日本为20.7万亿日元,但从占国内生产总值(GDP)的比例来看,达到3.8%,高于中国和欧元区。美国由于出口的农产品价格下降,改善额为13.6万亿日元,但占GDP的比例仅为0.7%。

据日本SMBC日兴证券估算,美国家庭收入受资源价格走低影响,增加了1500亿美元,这将推高消费。一方面,在减速迹象加强的中国,生产和设备投资明显低迷,但个人消费由于电子商务的扩大等原因保持坚挺。该证券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牧野润一指出:“受资源价格走低的利好影响,家庭收支也出现宽裕”。

一方面,资源型国家由于商品价格暴跌,贸易收支出现恶化。产油国众多的中东和北非的贸易收支恶化幅度达61.7万亿日元,占GDP的15.1%。此外,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前苏联地区的恶化幅度也达到33.0万亿日元。

资源价格走低直接打击了这些国家的财政。沙特阿拉伯2016年预算将出现10万亿日元以上的财政赤字,已决定采取削减补贴等措施。此外,俄罗斯总统普京指出,对于每桶50美元这一2016年预算采用的原油价格前提感到“乐观”。已开始向下修正预算。

雷曼危机之后,因日美欧的货币宽松而充斥的资金流入了大宗商品市场。自2009年2月起的3年里,资源价格涨至2倍。当时收入从消费国流向了生产国,通过产油国的主权财富基金等渠道,一部分回流至发达国家股票和债券市场。重视收益性的资金的流动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世界经济增长。

资金成为企业内部留存

随后,以美国的货币紧缩为转折点,资源价格由上升转为下跌。此外,中国经济减速等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,收入转移的流向出现了逆转。

不过,资金以企业内部留存等形式,停留在消费国。据IMF的2016年展望,发达国家的增长率为2.1%,而新兴市场国家虽说已放缓,仍然达到4.3%。法国巴黎银行旗下证券部门首席经济学家河野龙太郎指出,由于资金难以流向作为增长中心的新兴市场国家、加之资源泡沫的调整趋于长期化,“世界经济的复苏速度难以加快”。

(责任编辑:DF141)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2-14 16:12:23